天涯
级别: 荣誉嘉宾
UID: 655130
精华: 0
发帖: 29487
威望: 23735 点
金钱: 110697 RMB
贡献值: 2305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7
最后登录: 2020-08-13
0楼  发表于: 2020-08-02 16:25

老婆与密友

我老婆瑷媛与雅惠是大学同学,俩人在唸大学时一起住校,并且从大二开始俩人就是室友,一直到毕业。

    我认识瑷媛时,是参加学校活动而认识的;当时老婆与雅惠俩人就非常友好,所以算是两人一起认识的。

    我与老婆交往过程,从来没有与老婆单独约会过,因为雅惠都会跟在一旁。身为男生,其实这样还蛮爽的,为什么勒?

    瑷媛与雅惠两人长的都不差;瑷媛长的清清秀秀的,皮肤很白,身高较雅惠高,约165左右,标准的鸭蛋脸,有种古典美!

    雅惠较矮,但我看应该也有160公分以上;雅惠五官明显,尤其双眼很漂亮!薄又有点上翘的嘴唇,有种性感美!头髮快到腰部;有时看雅惠甩头髮,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有一股想将她推倒的冲动。

    不知道是否是我的自我感觉?一次跟两个美女出门,不管逛街也好,看电影也好,好像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眼光!几次去唱歌,我也觉得服务生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就好像一次跟两个女生一起谈恋爱的感觉,很爽!有时我与雅惠两人对望时,那种怦然心跳的暧昧感就出来了;她也常常当着瑷媛的面前,挽着我的手臂!有好几次,我还一手挽一个:真的很爽!

    雅惠一直没交男朋友!而雅惠偶尔对我的亲蜜行为,瑷媛又一点都不吃醋;这让我有点不清楚为什么?有时甚至会怀疑瑷媛会不会只是跟我玩玩而已?

    身边的朋友也有人这样质疑我,因为瑷媛如果真的爱我,不大可能连跟爱人在一起的时间都可以让好朋友分享!甚至容忍自己的好朋友挽着自己所爱的人的手臂?

    但我任何时候打电话给瑷媛,她又可以随时跟我聊很久,并且没有不耐烦;这点倒让我放不少心,因为若脚踏两条船,要做到这样是很不可能的。

    没多久,这事我也不再放在心上!但我真的能跟瑷媛谈情说爱,也变成只有在电话中了!因为与瑷媛碰面,雅惠一定在一旁!我抗议过几次,甚至电话中发了脾气,但都没有用!并且慢慢的我注意到,不管何时,我跟瑷媛讲电话,其实雅惠都在瑷媛身边!

    虽然两人是室友,但从很多迹象显示,再亲密的室友,也不可能无时不刻都睨在一起吧?

    反而雅惠越来对我越没防备;举个例:以前外出时,若瑷媛要上洗手间,包包会交给我,反之,雅惠要上洗手间,包包是交给瑷媛;但现在,雅惠也都直接将包包交给我。

    又例如买衣服时,以前试穿完,瑷媛会向我展示,然后问我好不好看,反之,雅惠试穿,是向瑷媛展示,问瑷媛好不好看;但现在,雅惠也都直接向我展示,问我好不好看!但瑷媛完全不吃醋,连眼神都充满笑意,一点吃醋的感觉都没有!

    就像我说的,其实我很暗爽!因为就是同时跟两个女孩约会!我也有昏头的时候,有一阵子,我还幻想着双人枕头呢,男人嘛!

    我把这些经验跟朋友分享时,大家都说不可能;最后,我由几个朋友那得到建议:试试看!试什么?试试若我主动对雅惠示好,看看瑷媛的反应是什么?

    我那一群没谈过恋爱的「宅男爱情智囊团」给的建议,我倒觉得可行;所以我在一次与她们出去时,我鼓起勇气,我在瑷媛面前...我主动去牵雅惠的手!

    漠视!天啊!瑷媛完全漠视,反而我注意到雅惠...狡黠又暧昧的看我一眼!我是紧张得满手是汗!手还牵着雅惠,而瑷媛还是笑咪咪撒娇的问我:

  『等会要看什么电影?』

    这...这到底什么意思啊?我的女友到底是谁?瑷媛真的是跟我谈感情吗?至今交往快两年,我还没吻过瑷媛!这次的测试,让我心中浮起了危机感!瑷媛不是麻木!就是完全不在乎!

    进了电影院,我那敏捷的心思飞快的转着,接下来呢?测什么?,没多久,大家坐定,我也想到一个方法...

     那天瑷媛穿的是迷你裙,而我等到电影院裡灯光暗下来后,我提起最大的勇气,慢慢的,也尽可能「自然」的将我的手,放在瑷媛的大腿上!完成这动作,我的胸口噗通噗通狂跳!真的!好像心脏快由嘴巴跳出来!

    我准备好接受最坏的状态!与瑷媛告吹!

    我的手碰到瑷媛大腿那一霎那!我与瑷媛都震了一下!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我的心脏在打鼓,很用力的打鼓!

    瑷媛接下来的反应...让我鬆了一口气!

    瑷媛用手扶着我的手背,然后用她的大腿内侧夹住我的手,接着,她将头过来,亲了我的脸颊一下,然后在我耳朵旁边细细的说道:

  『我~爱~你~』

    说完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确定瑷媛是跟我谈感情!等我的心脏不再敲鼓后,我的手开始在瑷媛那细緻嫩滑的大腿内侧游走!我这一辈子第一次碰女生!回去可以好好的向那群「宅男爱情智囊团」炫耀了。

    不知道为什么,没一会,瑷媛用手牵着我的手,并十指紧紧相扣,不让我继续摸她,但这次不是将我的手夹在她的双腿中间,而是放到更上面的阴部前面!

    我第一次这样看电影,离开电影院,我刚刚看的那部电影叫什么名子?我都不知道,更别说剧情是演些什么!

    又接下来,在一次的偶然中,我与瑷媛正讲着电话!瑷媛突然说,肚子不舒服!然后居然将电话交给了雅惠!

    就这样我与雅惠在电话中聊了起来!那种有点甜蜜的暧昧感...充满那将近二十分钟。

    从此,我与瑷媛的爱情热线,雅惠也常常参与!但正式碰面时,我则规规矩矩!

    是我规矩,但雅惠却越来越大胆;包括当着瑷媛面前向我撒娇!彷彿我是她的男朋友一样!

    结婚前,有一次过年长假,瑷媛邀我去台中找她 – 瑷媛是台中人;而我到了台中,我才知道,瑷媛的爸爸,是台中一家建设公司的老闆,这家建设公司,虽然未上市,但却是中部前三大的建设公司;瑷媛是个千金!

    男人是有自尊的!虽然大家都梦想娶个千金小姐,但当你真的与千金交往,又被蒙在鼓裡!我不相信大家还能不生气!

    接下来,我与瑷媛冷了一阵子;直到瑷媛在电话中哭着说:

  『难道你能选择父母?我有个有钱老爸,难道是我的错?』

    之后的第一次碰面!瑷媛也第一次主动扑到我怀裡要我抱她,但雅惠还是在一旁,雅惠用稍具酸意的眼神看我们。

    结婚时,雅惠当然是瑷媛的伴娘...Orz;婚后,我与瑷媛在外面自己住,房子,是瑷媛父亲送的,但登记在我名下!

    虽然我唸的是电工卖肝系,但我没有去卖肝,我跟着一位学长去证券业;我非常努力的学习,因为不想被岳父看不起;不到三十岁,我就升为公司自营部协理,年薪就近八位数!

    瑷媛当然没有上班!而雅惠,整天就往我家跑;俩人还是在一起!雅惠没有嫁人,但也没工作,至于她怎么过日子?我就不清楚了!

    一天,我下班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雅惠的鞋子;我并不意外,这早就习以为常,当我进到客厅,却立刻感到气氛不对!

    瑷媛一脸冰冷,雅惠眼眶带泪,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地上,放着一个没看过的皮箱!诡异的气氛!

    我小心的问道:

  『怎么?发生什么事?』

    雅惠转头,看着瑷媛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瑷媛先看雅惠一眼,接着又看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惠~可不可以让我们夫妻单独聊一下?』

    雅惠听了,用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很用力的看我一眼。接着拎起地上的皮箱,刚哭完的语气与声音说道:

  『那...那我...到客房....等!』

    接着走进了客房,我看这怪异的一幕,狐疑的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妳们俩个吵架?』

    瑷媛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缓缓问道:

  『老公~~你爱我吗?』

  『到底是怎样?我当然爱妳!』我有点急了,因为瑷媛怎么问了一句不相关的话?

  『老公~~ 求你...先别急~~别生气...好吗?』

    瑷媛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我有点焦虑!唉~看两个姐妹淘吵架,这可是我认识她们以来,第一次发生,难怪我有点焦急。

  『啊~对不起~~我有点...焦急...对不起~老婆,请妳说吧,我不急了!』

    长期的跟两个人约会,其实我对雅惠也有一定的情感,真的两人吵架,我该站谁那边,我自己都不确定!我当然不愿看到俩人这样!

  作 者:Rothman仅 发 表 于:伊 莉 论 坛

  『老公~~你爱我吗?』老婆又问道。

    这次我平心静气,诚恳的说道:

  『老婆~我爱妳』

  『那你...可以接受我的...过去吗?』

    这句话,问的无头无脑!我聪明的脑袋立刻回想,老婆有什么过去?从交往至今,老婆清清白白的,花烛之夜,老婆也落红;还有什么过去?

  『老婆~~到底什么事?妳能明讲吗?』

  『我在讲啊?老公~~到底能不能接受我的过去?如果不行!那什么都不用说~我的过去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不用知道我过去是怎样!我们就继续快乐的过日子!』

    喝~~高招!老婆这句话,吊足了我的胃口!看来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被动了!

  『如果你能接受我的过去!我就告诉你一个事实,然后再跟你讨论小惠的事!』

    我脑袋还在分析老婆到底要说什么时,老婆又说道:

  『老公~~我爱你,你的过去不管发生过什么事,那都是你的一部分;也是因为你的过去,才能造就现在完整的你!所以,即使你过去有过别的女孩,我都欣然接受!我只要肯定:你爱我,你的未来属于我!』

    老婆看着我说道。我心中叹口气,看来...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要欣然接受了!整个事情我在莫名其妙中,被老婆的主动出击强迫接受!

  『老婆~~我爱妳~~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我都能接受!』

  『那~~你爱我?永远爱我?知道我的过去你也爱我?』

    一连三个有着标准答桉的问题!想想,我老婆还真是个天才!

  『老婆~我爱妳...爱妳一辈子!』

  『好~~老公~~我告诉你~』

    老婆眼光亮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说道;

  『小惠...是我的...奴隶!』

    老婆说完,低下头去!我愣了一下,听不懂老婆在说什么?

  『蛤???什...么???老婆妳再说一次!』

    老婆抬起头来,吸了一口气说道;

  『小惠~~是我的奴隶!我是小惠的主人!』

    老婆很清楚的回答我,而我更傻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奴隶主人的?我心想,妳不会等一下告诉我,你跟雅惠是穿越时空吧?我露出一脸茫然。

  『对不起~~老婆~我听不懂!妳...再解释一下...』

    我自己都有点想笑!我等着穿越时空...的剧情;就看老婆脸红了起来,老婆想了一会说道:

  『我嫁你以前,我是小惠的主人,小惠喜欢被我...当宠物养,我...把她当狗一样,她在宿舍裡,会叫我主人!』

    老婆又看我一眼,低下头去!又说道;

  『这就是我的过去...』

    这次,我大概听懂了!不是穿越时空!但我静静想了一下!难怪俩人如此亲密!我恍然大悟!这...这不就是蕾丝边的一种?

  『痾~那个~~欸~妳们~~』我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老婆脸更红头更低了,又说道:

  『我以为我嫁你,小惠就不会再想...但小惠说她受不了了~~她想...永远...都当宠物...』

    我愣了!原来是这样!但这又是什么意思?












  『妳意思是~~~~』我故意拖很长,等老婆自己接话。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小惠...当宠物...』老婆用很细很细的声音说道。

    突然老婆站了起来,抱住我:

  『老公~~~』

    这次我完全懂了!我暗爽在心裡,老婆是要我接受雅惠!跟她们的游戏,我想大概是这样!

  『可不可以...妳们....先...让我看看...到底是怎样?』

    老婆要抱着我更紧,才说道:

  『那不可以笑我喔!』

    我心裡先暗笑!太爽了!

  『好~~我不笑!』

    老婆听了,嘴巴在我耳边,呼吸很急促的说道:

  『那~~你先去洗澡,洗完澡不要穿衣服,光着身体出来!』

    我听老婆这么说,心头一跳!肉棒突然开始变硬!

  『好吧~~』我故意用有点不情愿的语气回答。

    老婆放开我,我朝主卧走去,老婆则往客房走去!

    等我飞快的洗完澡,我怀着期待的心情离开浴室,就看到令我震撼的一幕!

    雅惠光着身体!脖子上一条细细的铁鍊鍊着,老婆只穿内衣裤,手上牵着那条铁鍊!雅惠跪在地上!

    雅惠那坚挺的双乳、光熘熘的鼠蹊完全呈现在我眼前!雅惠是白虎!

    雅惠看我出来,眼睛不敢看我,只看着我的脚趾头!看的出来老婆很激动!因为老婆胸口起伏很大!

  『小惠~~去舔妳男主人!』老婆有点激动的说道。

  『是~~主人!』

    小惠闻言,爬了过来,到我面前立刻开始舔我的脚!我立刻后退!说道:

  『别...别这样...』

    才刚说完,雅惠愣了一下,爬回瑷媛身边,说道:

  『主人!我舔的不好!请责罚!』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瑷媛!

    「啪!」老婆立刻给雅惠一巴掌!我震惊住了!雅惠头刚转回来,「啪!」又是一巴掌!

  『谢谢主人赏罚!』雅惠挨了这两巴掌后,用头靠着老婆的脚趾头。

    老婆与雅惠两个人都非常兴奋!

    天啊!我本来有点硬的肉棒,完全软下来!这...太震撼了!

    老婆看到我的反应,立刻放下手上的鍊条,跑过来抱住我!

  『老公~~~爱我!』

    我缓缓的举起手来,抱住老婆的小蛮腰;心中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想?

  『老公~~小惠真的很快乐的!不信你问她~~我到客厅去你单独问她!』

    说完,老婆转身出去!房间裡留下我跟雅惠,重点是我跟她都是裸体光熘熘的!

    雅惠立刻爬过来,跪在我面前,抬起头来看我!接着用手拖起自己那原本就坚挺的乳房,呈在我面前,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主人~~这...都是主人的,随主人处置!』

    我的肉棒不争气的...又硬了起来!我深深的吸一口气!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先不理会雅惠,我穿起衣裤,这过程,雅惠用错愕与失望的眼神看着我!

    可能是老婆在客厅听不到任何说话的声音?老婆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也错愕的看着我!

  『老公~~你...你干嘛?』

  『老婆~~我...我想,跟雅惠在平等的条件下谈一谈...』

    就这样,雅惠在我的要求下,解开鍊条,穿上衣服;我留老婆在房间,我跟雅惠在客厅坐定后,我才问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贱自己?』

    雅惠看了我一眼,红着脸,缓缓低下头,说道:

  『有人爱吃辣,有人爱吃甜;而我...就喜欢这样!』

    我听完,愣住了,好像有道理。

  『有男人喜欢瘦骨嶙峋的女人,有的男人喜欢胖都都的女人,有的男人喜欢幼小的女生,我...我就是喜欢这样!』

    雅惠依然低着头,幽幽的说道。

  『没有人逼妳?』

  『没有!是我逼媛媛这样的!』

  『坤哥~~对不起,但请你...请你也接受这样的我...全世界...没有人会接受我了...』

  ……

    后来我再继续与雅惠谈下去,我才知道:瑷媛与雅惠并不是真正的主僕;她们只有在性事上是这样的关係。

    简单讲,俩人的确是蕾丝边...正确的说,俩人都是双性恋,而主僕游戏,只是因为雅惠有强烈的被虐待倾向为了,满足雅惠,久而久之瑷媛也就习惯当主人了!

    与雅惠谈完后,我心想,那以后呢?到底老婆想法是什么?我认为这大家的关係有必要弄清楚,我想换我出招给老婆了,我可不想以后上新闻版面!所以我请老婆也到客厅大家当面先说清楚。

    就看老婆依然只穿内衣裤走出来!等老婆坐定,老婆先开口,向我撒娇的说道:

  『老公~~我没骗你吧?是小惠...自己喜欢这样的!』

  『嗯~~我知道,但是,我跟妳是夫妻...那雅惠呢?以后...』我还没说完,雅惠就抢着说道:

  『坤哥~我...请你...求你...当我的男主人!让我...跟你们一起生活...我已经求媛媛一整天了!媛媛都答应了...』

     我看向老婆,老婆看到我看她,羞羞的低下头。

  『真的吗?妳不吃醋?』

     老婆缓缓的点头,说道:

  『我不会...小惠...是我的人~~』

    话一说完,老婆站了起来,走到雅惠面前,突然脱下自己的内裤,对雅惠说道:

  『小惠~~我要尿尿...你给男主人看看,怎么做!』

    雅惠一听!眼睛亮了一下,立刻跪蹲在老婆跨下,张开了嘴巴!令我震惊的一幕!老婆稍稍蹲开双脚...居然直接尿到雅惠口中!

    雅惠也居然直接将老婆的尿液全数吞入喉咙!我看得眉毛往上抬、嘴巴不自主的张开。

    而俩人的动作配合的...这么熟练!

    老婆一边尿,一边说道:

  作 者:Rothman仅 发 表 于:伊 莉 论 坛

  『小惠偶尔...还会吃我的粪便...我嗯完,小惠会帮我舔乾淨!』

    老婆说完,红着脸,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我彻底被打败了!

  『小惠是我的,所以我不会吃醋~~』

    原来是这种心境!难怪,以前老婆能够连与爱人相处的时间都跟雅惠分享!我终于恍然大悟!这时,老婆已经尿完,就看雅惠双手扶着老婆大腿...意犹未尽的用舌头舔着老婆尿尿的地方!老婆还闭起眼睛,一付很享受的表情!

    接着就看俩人深情默默的对望!这对望一会后,雅惠又低下头,开始舔老婆的脚,老婆居然就像摸狗或小孩一样,用手抚摸雅惠的头,感觉就是以兹鼓励!

  『主人...奴婢有没有做对?』雅惠仰头看着老婆问道。

    老婆想了一下,说道:

  『没有!刚刚舔的不够舒服!我要惩罚妳!』

    就看老婆转身走进了客房!而这时,雅惠居然兴奋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一会老婆出来,手上拿着一隻性虐待用的皮鞭;毫不客气的就往雅惠臀部抽去!

  「啪!啪!啪!」

  『啊~~~啊~~~啊~~~主....人~~~』

    抽了三下后,雅惠说道:

  『主人...奴婢不敢了!下次一定好好舔...』

  『真的?』

  『主人真的...』

  『好这次原谅妳!』

  『谢谢主人....主人秀秀~~』

    然后...就看老婆脱掉自己的胸罩,俩个裸女就抱在一起,雅惠不断向老婆撒娇!又一会俩人已经在舌吻。

    我已经完全知道俩人的关係了!雅惠这种女生,不会没人要的,这种女生可抢手了!但我不会说,反正自己送上门来!这我可吃定了!

    俩人还搂着舌吻,我自己在一旁脱下了衣服,一会,我也光着身体,我走到俩人身旁,我抱着俩人的腰,说道:

  『好!我接受这一切!』

    雅惠听了,眼光一亮!高兴的说道;

  『真的?太好了!』

    老婆也兴奋的亲了我一下!

  『谢谢老公~~~』

  『走~~我们到房间去玩!』

   说完,我们三人又进了主卧!进了主卧,我对老婆说:

  『老婆~~麻烦你把桌上瓶瓶灌灌容易打破的东西收起来!』

  『雅惠~~妳到床上躺好,让我先好好的欣赏妳的身体!』

    俩人听我的话,兴奋的分头行事,雅惠立刻在床上躺好!我也来到床边,肉棒是翘的老高!雅惠也盯着我的肉棒看!我也开始欣赏雅惠美丽的胴体;当我看到雅惠的嫩穴时,我才赫然发现,雅惠还是处女!?

  『雅惠~~妳还是处女?』

    雅惠娇羞羞的说:

  『嗯~~那...是要献给男主人的...』

  『好~~好~~今晚!我会是妳的男主人!』

  『嗯~~主人~~请您享用~~』

    这时,老婆也收拾好了,走过来靠在我身上!

  『老公~~漂不漂亮?』

  『漂亮!妳们俩个都漂亮!』

    我稍加环顾一下,的确没有容易破碎的东西后,我说道:

  『雅惠~~起来吧!我们开始~~』

    雅惠一听,兴奋的跳了起来!我兴致也跟着来了,虽然我没有虐待过人,不过这是本能,不用学也会!

  『雅惠!妳先听好!关键字是「救命」!妳若觉得我出手太重,或受不了了,就喊「救命」!老婆妳也要听好!如果雅惠喊了「救命」,而我还很疯狂,妳一定要让我冷静下来!』

    听我这一说,雅惠与老婆更兴奋了!俩人眼睛闪着兴奋的眼光:

  『好~~』

  『喔~~谢谢你!坤哥~~』

  『等一下!雅惠~~我要妳叫我老公~~还有我也不是妳的主人!,我打妳揍妳,并不是妳做错了什么事!而是因为要让妳得到快乐!为什么我样让妳得到快乐?因为妳是我的老婆!』

  『这样妳能接受吗?老婆?』我转头问老婆。

  『嗯~~老公~~喔~~我爱死了!』

    老婆兴奋的跟小女孩一样,双手如同祷告般的握拳在胸口,在原地跳着。

  『好我在问一次,雅惠~~当妳忍受不了或我太过火时要怎样?』

    雅惠用一种看着英雄一样的眼光看着我娇声的说:

  『老公~~救命~~』

  『好!那我们开始,我要尿尿!』

    雅惠一听,立刻过来,看着我的肉棒,在我龟头前面张开嘴巴;瑷媛也赶紧过来看着!我肉棒硬着不好尿,我用力了好一会,终于尿出来!我直接尿到雅惠嘴裡!雅惠的表情充满满足与快乐!

    雅惠不断嚥着我的尿!一会我尿完了!雅惠立刻吸着我的龟头!我一手往雅惠乳头捏去!我注意着力道,不要太大力,但也不轻!

  『啊~~』雅惠立刻叫了出来!

    「啪!」我立刻赏雅惠一个耳光!老婆看了兴奋的叫道:

  『啊~~好棒啊~~哈哈~~~』

    就这样,我开始凌虐雅惠!我拿起鞭子,往雅惠身上抽去...一会,雅惠臀部、背部、大腿、手臂都是红肿的鞭纹!

    这会令人着迷!看着雅惠白晢光亮的皮肤佈满鞭纹,真的令人有一种凌虐的快感!不自觉的,我的肉棒真的好硬好硬!

    我每鞭一下,雅惠就呻吟一声;雅惠抬头看我,眼光充满兴奋与乞求;自己咬着那性感的樱唇,一隻手用力的挤压自己的乳房,等待着我再次的鞭戮!

    难怪瑷媛会喜欢这游戏!当我知道她们玩这游戏时,其实我心中是同情雅惠的,那深层的意识裡,我对瑷媛是有点厌恶!但当我鞭打雅惠,这凌虐了快感真的!太舒服了!

    瑷媛看我鞭打雅惠,在一旁兴奋得歇斯底里的笑着!偶尔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与阴蒂!

    我也很兴奋!我走到雅惠面前,我一把抓住雅惠那凌乱的头髮,我将雅惠的头用力扯到我的肉棒面前,我用我的两根手指扶着自己的肉棒根部,我开始用我的肉棒甩雅惠的脸!

    我这举动让大家更兴奋!整个气氛就是 High!

  『喔~老公~~好厉害~~』

    瑷媛兴奋说着!接着就看她用两隻手指开始插入自己的嫩穴!雅惠则用舌头舔着我的睾丸;我每甩一下,雅惠就娇滴滴的叫着:『啊~~』然后不断舔我的睾丸!

    又甩了一会,我的肉棒真的没这么硬过!我要插穴!我控制不了这股冲动!我将雅惠整个人抓起来,用力将她甩到床上!我扑上去,不管她是不是处女,我毫不怜香惜玉!肉棒狠狠的就往雅惠嫩穴中插去!

  『啊~~痛呀~~ 老公!好痛~~救....』

    我知道雅惠要喊「救命」,我用手摀住雅惠的嘴!我开始强姦雅惠,我疯狂的对雅惠抽插!

    瑷媛看我开始肏雅惠,立刻靠过来,看着我与雅惠身体的相接处:

  『啊~~好漂亮啊~~』瑷媛呼吸急促的说道。

    一会我放开我的手,雅惠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并开始呻吟。这时,瑷媛来到一旁,开始与雅惠舌吻,并用手揉着雅惠的乳房。

    我们玩了一会,瑷媛突然对我说道:

  『老公~~换我~~插我!』

    听了瑷媛这么说,大家稍挪动位置后,两个女人在我面前躺着,互相在舌吻;而我开始轮流肏,我一会插瑷媛,没几下后,我换肏雅惠!

    直到我想射精时,我选择了雅惠!我将我那浓烫的精液全数射在雅惠体内。

    射完精后,感觉非常累!但从没这么尽兴过!

    那天我再次洗完澡,由浴室出来,两个女人还在玩!一会俩人双脚相互夹着对方,阴部在对方大腿上磨蹭,一会骑到对方身上,用对方的乳头磨自己的阴蒂,在我看来俩人驾轻就熟,默契十足。

    当晚,我搂着两个老婆入睡;雅惠一直感谢我,她说她从来没这么快乐过!

    之后,雅惠就搬还跟我们一起住,我一次养两个老婆;瑷媛与雅惠,整天还是睨在一起,逛街购物、美容健身,形影不离。

    我与她们出门,又回到以前那样,总是三个人一起出门,两个老婆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一手挽一个,俩人都对我依依偎偎!喔~~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