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
级别: 荣誉嘉宾
UID: 655130
精华: 0
发帖: 29485
威望: 23735 点
金钱: 110697 RMB
贡献值: 2305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7
最后登录: 2020-08-12
0楼  发表于: 2020-08-02 16:27

女警文洁八章

 「叮咚叮咚叮咚」文洁的手机响了,低头一看,一个极其噁心却每次都给自
己带来好消息的名字显示在上面:张咏。

  「什么事?」文洁想用一种极其不耐烦的语气来掩饰自己那一点小小的期待。
「宝贝!等下穿条裙子在楼下等我,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哎,这事儿很重要,保证你去了不后悔,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你……」

  「嘟嘟嘟……」

  文洁满心疑虑,让自己穿裙子,这畜生肯定又要佔自己便宜,但是很重要
……文洁犹豫着换上了一条黑色短裙,套上一件白色T-恤,没有穿丝袜,盘起
美丽的长髮,换上一双板鞋。以备万一有什么情况,活动比较方便。

  文洁来到楼下,等了约10分钟,张咏的车“刷”地停在跟前。

  「上车!」张咏打开副驾驶车门,招呼文洁。

  「砰!」文洁坐进车内关上门,「去哪?」平视前方,没有看张咏一眼。

  「急什么,走了!」张咏把档位推上D,车子启动了,顺势把右手放在了文
洁那洁白大腿上。

  文洁没有反抗,也没有理他,把头偏向车窗外。车行约有半个小时,张咏生
生地在文洁的大腿上来来回回摸了半个小时,时不时还想把手侵入裙子深处,无
奈文洁双腿交叉坐着,不留一丝缝隙,而市区人多车多,张咏也无暇去做更多的
尝试。只是一手摸着大腿,眼睛时不时地抓紧时间瞥一眼文洁那白色T-恤下那
对丰满的双乳,随着车子的震动,也微微地跟着颤动。

  车子渐渐出了市区,人烟也渐渐稀少起来,原本平稳宽敞的马路也越来越窄,
越来越颠,一座一座绿油油的小山头开始出现在车子的两旁。

  「到底要去哪?」文洁心生一丝警惕,不知道这个张咏心裡打着什么算盘,
虽然他是一个小毒贩,但是其狡猾程度并不一般。

  「是这样,过段时间,周大老闆会有一笔重要的交易,重要到他会亲自出面。
对方是S市的有名的黑老大。我现在就是带你去看看那个地方。」张咏答道。

  「很好,你终于做点实事了。可是那只要我报告一下位置,我们局长可以轻
鬆安排抓捕,你带我去有什么意思?」

  「如果我带你去,你们布好陷阱,到时候你有机会单独救出周大老闆,你是
不是又进一步了?」张咏转过头,狡猾地笑着看着文洁,瞬间眼光又扫向了文洁
的胸部。

  「办法不错,那你先带我去看看!」文洁答着,但是却发现车速明显慢了。

  「呵呵,宝贝,别急,有个东西碍手碍脚的,我开不快!」

  张咏点头示意自己的下身,文洁一眼就望见了张咏裤裆出那根高耸着紫色的
阳具,这个下流的毒贩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帮我解决一下好吗宝贝!」张咏淫笑着斜视看着文洁。此时的文洁心裡是
怒火简直立刻就要爆发出来,但是一切又是那么无奈,似乎自己别无选择。

  文洁咬着牙,将自己的玉手慢慢地伸了过去。「哼哼,你这辈子就是为了你
的老二活着我看!」文洁愤愤地甩出一句话,随即俯下身体直接张开那对红红的
嘴唇,将张咏的那颗龌蹉的龟头含入口中。

    张咏耳听着那句冷冰冰的讽刺,既有些惊奇女警态度突然从纠结变为了高冷
的鄙视,又颇为不悦文洁这种言语的攻击。但是随着自己的阴茎进入文洁那温暖
柔滑的口中,下身袭来的酸爽感一下子让自己的情绪瞬间瓦解。

    文洁一手握住张咏的阴茎根部,一边用舌头一圈圈搅弄着那颗硬邦邦的龟头,
搅动几下,吞吐一下,搅动几下,吞吐一下,随着几次被迫和这个噁心的男人做
爱之后,文洁似乎开始莫名其妙地熟练一些性爱技巧,尤其是口交,从难以想像,
到现在的驾轻就熟。玉手握着阴茎,随着口中那灵活的舌头的搅动和吞吐,也开
始慢慢地套弄起来,也许口交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口腔和阴茎的结合,似
乎比阴道的结合更加地富有变化,更加直接刺激。

    「啧,啧,啧」的口水声,和温暖滑嫩的快感,一起从张咏的裆部传递到他
的大脑。张咏慢慢地控制着车速和方向,恨不能一直望着文洁那双玉唇含着自己
的鸡巴,还有俯下身来那从领口显现的深深的乳沟。

    张咏一隻手难以自控地直接插进了文洁的领口,从胸罩边沿轻鬆进入抓住了
文洁的一隻玉乳,来回地搓揉着。

    「嗯……」文洁原本只是枯燥给这个男人口交中,但是胸部突然被这么一摸,
似乎有一丝快感突然出现,而这个:「嗯」字另文洁后悔不已。高傲的女警,肮
髒的罪犯,多么不相衬的身份,自己怎么可以被摸摸胸部就会有些快感?难道自
己的身体真的和他的性交已经产生了共鸣?

  「啊……宝贝!叫两声!不然我射不出来!哦!丝……」张咏一边开着车,
一边享受女警在身下的口交,一边又搓揉着女警内衣裡柔软的酥胸,简直有些手
忙脚乱。

  「……嗯……呼……」文洁乾脆照做,早些结束,早些解脱。娇喘,似乎是
从鼻子裡发出的天籁之音,「嗯……嗯……嗯……」一声一声,伴随着文洁开始
将张咏的龟头吞向口腔深处,插进地越来越深,拔地出越来越久,含地越来越紧!
口水越来越滑,「嗯……嗯……嗯……」文洁的娇喘。

    「啊……丝……啊……」张咏皱紧眉头抵抗着强烈的刺激,拼命忍着要喷射
的冲动。

  慢慢地,文洁感觉自己到自己口中那坨污秽物在自己的舔弄下抽动起来,就
像一隻垂死的虾在那裡一下一下地挣扎,正在疑惑张咏是不是要射了,突然张咏
的手从自己的胸罩中勐地抽出,一下按住了文洁的头,文洁正要反抗,突然一股
带着极其腥味的咸咸的液体从张咏的阴茎内喷涌而出,瞬间充满了文洁的口腔!
自己原本在灵活搅动的舌头一下被那粘稠的液体纠缠住难以动弹。

  「嗯……嗯……」文洁从鼻腔裡发出两声紧张的呻吟!那不是假惺惺地附和
着张咏的要求,而且惊讶于人生第一次被人在口中射精,惊讶于精液的那股气味,
那种咸咸的味道。随之而来的是从喉咙深处传来的由内而外的噁心。 

    这时候的张咏浑身一个颤动,一下子放鬆了按在文洁头上的那只手,而文洁
顺势把那根肮髒的阴茎从自己的口中拔出,嘴裡仍然含着张咏全部的精液。

    「嗯……唔……」文洁捂住自己的朱唇,作势要呕吐,脑子裡也瞬间闪现出
黑美人吞下楚汉林精液的场景。

  「别吐!吞下去!不然我不带你去!」张咏看着文洁,心急火燎地说。

  这时候的心理斗争对文洁来说,几乎比被楚汉林拿枪指着脑门时候更加紧张。
但是文洁似乎也更加决断,一次次的牺牲,都不会白费的。文洁随手抓起一瓶车
裡的矿泉水,仰起脖子「咕咚」一声,让水带着那些带着罪犯基因的肮髒的精液
一下子进入了肚子裡。

  「满意了吧!快点办事!看着点路,别开到山下去!。」文洁冷冰冰地看着
窗外,冷冰冰地说着。

  张咏嘻皮笑脸地整理着,拿着纸巾擦拭干自己那根已经半软的鸡巴,用一隻
手稀裡煳涂地放进了自己的裤子,快乐地拉鍊都忘记拉上。

  「看好了宝贝!我这下真的要开到山下去了!」张咏一句话吓得文洁一怔。
只见张咏在道路左侧的一块大石头旁边,突然方向盘一转,开下了盘山公路 。

  文洁右手拉紧扶手,迅速观察眼前的情况。毕竟是刑警出身,对于这种突发
情况完全能够保持头脑冷静。只见张咏绕过了那块大石头,车子一下穿过了几层
密集的灌木丛,在一阵凄厉咔嚓得断枝声后,面前赫然一条铺满落叶的小路,头
顶上被一棵棵大树繁茂的枝叶遮盖着,一般人真的无法想像在这盘山公路半路上
还有这么一条隐蔽的小路,任何看见车子往这裡冲下去,肯定会认为已经车毁人
亡了。

  「你怎么知道这裡有条路?」文洁问道。

  「干我这行的,上天遁地样样都要精通,不然早他妈吃枪子儿了!」张咏得
意地说道:「刚在那条路继续往上开会有一个平台,这就是周雄要跟大客户交易
的地方。这条小路他们都不知道,我估计你们员警也不清楚,我今天告诉你了,
就是把我的后路也给你看了,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呵呵,好!真好!」文洁冷冷地回答,「他们什么时候交易?」

  「靠!这大的事我这种小喽罗哪会这么快知道。但是我有兄弟跟着周雄,确
定了马上会通知我。对了刚才的路怎么走都记住了吗?」

  「早记住了。」文洁轻蔑地回答,「那么到交易时候我们安排抓捕,然后我
找机会带着周雄往这条路逃跑,就说是我表哥经常用的秘密通道,这样我就可以
进一步取得信任,对吧?」

  张咏心裡暗暗讚歎:果然是优秀的女警,逻辑和记忆那么的迅速准确。「然
后就简单了,一旦时间确定,我立刻带你过去,就说我表妹想一起去见识见识。
周雄对你的印象很好,再加上我的推荐,他肯定放心,而且愿意带上你。到时候
就是你立功的机会了。」

  说着,车子开出了那条隐蔽的小路,重新开上了盘山公路,似乎已经到了山
的另一边。

  1个小时过去了,车子缓缓驶回了市区。张咏把文洁送到了住处楼下,文洁
正好开门下车……

「等等!」张咏点起一根烟突然说。

  「干嘛?」文洁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根据周雄的办事速度和习惯,交易肯定在深夜,而且等我兄弟通知到我,
我过来接你,咱们再过去,他们早就出发了。」张咏看着前方,眼神透出一丝狡
猾。

  「所以呢?」

  「正好,我住的地方房租到期了,房东貌似听说了我不干好事,不打算租给
我了。这样吧,这段时间我住你这,到时候一接到通知,我们立刻出发。怎么样?」

  居然是要跟这个罪犯同居?!文洁感觉晴天霹雳一般。不久之前,自己还是
冰清玉洁,英姿飒爽的女警,张咏还是自己亲手抓捕的低贱丑陋的罪犯,自己甚
至可以左右他的生死,如同蝼蚁一般。如今自己却被迫和他多次性交,满足他的
癖好,吞下他的精液……现在他又提出同居,而自己却似乎没有理由去拒绝……

    而和自己最爱的男友小魏,也仅仅同居过不到半个月,他就被派去执行秘密
任务……想着想着,文洁头脑裡嗡嗡作响,眼眶似乎也湿润了。

  文洁开门下车,背对着张咏,澹澹地说了一句:「晚上过来吧。」大步走向
自己的住处,使命、复仇、尊严、清白,交织在大脑裡如同一团乱麻,眼泪不知
不觉地流下了脸颊。

  「嘟……嘟……」回到了住处,文洁拨通了林局长的电话,此时的文洁早已
拭去眼泪,重新振作。

  「小文,情况怎么样?」林局长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最新情报,周雄将亲自和重要客户见面交易,时间未定,地点我已经将座
标发到您的手机上。我计画利用这次抓捕找机会救出周雄,张咏提供了一条秘密
通道,可以利用,计画此时取得周雄的信任,我可以更加深入他们内部。」文洁
稳住了情绪,清晰地彙报着。

  「非常好,我立刻与H市警方安排,看来这个张咏跟着你果然非常听话管用,
小文,你真有办法!」听到林局长这样说,文洁心裡立刻泛起心酸和委屈,眼泪
不知不觉又滴落下来。

  「谢谢林局,得到确切时间我立刻通知您。」说完挂上了电话,随手打开了
电视机,一下一下按着换台键,整个人神情陷入了恍惚。

  不知道过了多久,叮咚,门铃响起,文洁的心绪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头脑裡,
这时文洁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

  门开了,张咏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又叼着一根牙籤,乐呵呵地进来了。

  「那,给你带了点麵条,知道你肯定还没吃饭。」张咏将一个打包盒扔在桌上。

  「不饿。」文洁感觉,肮髒的人给的食物似乎也是肮髒的,散着香味的饭盒
让自己只会作呕。

  「累了一天了澡的没洗吧?去洗洗吧,我收拾收拾。」张咏说着打开了自己
的行李箱。

  文洁意识到自己确实在这裡发呆太久了,起身,从柜子裡拿了一条浴巾,转
身走进浴室。

  看着镜子裡的自己,脸上似乎多了一点沧桑,文洁真的好害怕从镜子会看到
一个放荡的风尘女子的一丝影子。深深歎了一口气,解开腰带,褪下了那条短裙,
双手交叉伸向腰部,一把掀起衣角,伸直腰板脱下了那年白色T恤,随后双手解
开了背后的胸罩搭扣,轻轻脱下了胸罩。

  「嘎……」一声响,浴室的门突然开了,文洁勐地用刚脱下的胸罩抱住胸部。
一转身发现光熘熘的张咏笑嘻嘻地走进浴室。「你干嘛!?」文洁本能地一声呵
斥,随即又立刻感觉到这句话毫无意义。

  「我也没洗呢,我帮你呗。」张咏说着,走近了文洁。此时的文洁站在原地
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

  张咏走到文洁跟前,蹲下身子,双手伸出两指,勾住文洁内裤的边沿,慢慢
地往下脱,内裤由三角形挤成了一根条状,越过了文洁的小腹,扫过了渐渐露出
的稀疏的阴毛,通过了了修长笔直的美腿,一越过膝盖,便轻轻掉落在地上。

  文洁停顿了一下,往左一个跨步,脱离了内裤控制的范围,双手轻轻地放下,
随之而来是胸罩轻轻地落地。一个性感苗条的洁白优美的裸体呈现在了张咏面前。
那两个熟悉的柔软高耸的玉乳这大概意味着身体的接受和屈服吧。

    张咏也有些被眼前这个美丽的酮体所惊呆了,感慨自己一直醉心于满足自己
的癖好,竟然都还没有好好欣赏过这个漂亮女警官完美的身材。

  张咏双眼直勾勾地拉着文洁进入淋浴房,打开花洒,温暖的热水淋在了两个
人的身上,张咏手心挤上沐浴液,先在自己身上,随便抹几下,赶紧将滑熘熘想
喷喷的沐浴液抹到了文洁的肩膀上,双手慢慢往下滑,越往下滑,越来越突起,
越来越柔软。

    细腻顺滑的沐浴液划过细腻顺滑的美乳,加上柔软与弹性,多么完美的感官
刺激!文洁也是第一被异性用这种方式抚摸,滑,痒,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胸
部满满往下走到了全身,忍不住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部竖了起来。

  完美的酮体加上完美的手感!张咏立刻就忍不住了,一把将文洁抱住。矮了
文洁半头的张咏正好将大嘴一口吸在了文洁的脖子根部,用自己的前胸紧贴着文
洁的美乳,将她挤扁,从两侧稍稍溢出,拼命得扭动身体,全方位感受着沐浴液
加上弹嫩美乳。

    由于腿短,张咏那早已高高挺立的阴茎插进了文洁的两条洁白的大腿之间的
缝隙,整条贴着文洁柔嫩的阴道口。

  「嗯……」脖子被亲,胸部被挤,身体被摩擦,下体被蹭。文洁一时间不知
道哪裡来的酥麻感,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

    而张咏则更佳兴奋,双手从文洁那纤细柔美的背部一直揉啊摸啊滑到了文洁
高高翘起的臀部。揉,搓,掰,尽一切所能享受着文洁的每一寸肌肤。

    淋浴房内,一个黑矮胖子和一个身材洁白修长凹凸有致的长髮美女紧紧地抱
在一起,身体缠绕着,扭动着,黑色的头埋在了洁白的肩膀裡,洁白的脸朝天仰
着,黑色长髮垂落下来,盖住了正在揉着着自己臀部的那双黑手。沐浴液的泡沫
散尽,清水浇得两人身体黑亮,另一个晶莹剔透。

  「啊……」文洁一惊!张咏将中指从后面游过自己的臀缝插进了自己的蜜穴
内,慢慢地进进出出……毕竟手短,只能进去两节,但却被这两节搅得有些湿润了。

    文洁此时脑子已经一片空白,自己已经习惯于清空头脑裡的一切,什么员警,
什么罪犯,什么贞洁,什么高贵,什么低贱,一切一切就让他去吧,事以至此,
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而已。

  文洁的蜜穴被张咏搅得有些难受,虽然已经湿润,但是粗糙的皮肤还是刮得
自己有些生疼。文洁乾脆一个下蹲,脱离了张咏的手指和熊抱,直接右手抓起那
根自己已经有些熟悉的阴茎,塞进了嘴裡。

    张咏可是乐疯了,那个高贵,嚣张,不可一世的女员警,现在已经主动给自
己口交了,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自己的鸡巴在文洁那柔软温暖的口中肆意搅
动着,花洒的热水顺着身体流到了腹部,跨步,顺着阴囊留下去,这简直就是3
D感受的口交。

    张咏一手摸着文洁的头髮,举起头张开了嘴,「啊……啊……」得享受着走
遍全身的愉悦。努力,低头,努力,睁眼,张咏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性感无比的瞬
间。看着水,沿着粘贴在文洁背上肩膀上的黑髮往下流,看着自己的鸡巴在那挺
拔鼻樑下的玉唇裡进进出出,看着那颤动着的美乳,张咏几乎要早洩了。

  「起来!」张咏立刻扶起了文洁,「转过去!」令文洁转身,双手放在牆上,
双腿分开,臀部翘起,多么熟悉的场景,文洁无数次命令嫌疑犯这样接受搜查,
张咏也无数次被人这样这样按在牆上,而这一刻,一切都相反了。

  辛苦的口交,加上水流不时地令自己屏住呼吸,此时文洁呼呼地喘着粗气,
俯身垂落的胸部也跟着微微起伏,颤动着。

  「啊!」又是来自文洁的一声惊呼,张咏在背后一下子将整根阴茎从翘起的
臀部全部插进了文洁的蜜穴,为了迎合短腿张咏的进入,文洁不得不微微弯曲着
腿,这样令自己更累了。

    张咏双手抱着文洁的蛮腰,开始了他毫不留情的挺进,撞击!带这水声的
「啪啪啪」开始响彻了整个浴室。  

  「哦……哦……」张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文洁的俯身下垂的美乳随着张咏
的撞击一摇一摆地晃动着,但是此时的文洁却毫无快感,一是自己第一次在浴室
裡性交,极其不习惯,二是为了迎合张咏的后入式,自己不得不弯曲着膝盖,这
种类似半蹲的姿势另自己双腿直感觉酸,抖,这些感觉让自己根本无法投入到性
爱当中,只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一根东西在忙忙碌碌地进出,伴随着身体的震动。

  「不如我们进去吧。」文洁自己都诧异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也不知是这
样的姿势真的太累,太难坚持,还是自己真的有那么一丝渴望做爱的快感。

    说完文洁也不顾张咏还没缓过神来的回答,直接站直了身体,拉开淋浴房的
玻璃门,扯下一块白色大浴巾裹住自己的身体,再扯一条白色毛巾包住了湿漉漉
的头髮,开门进了房间。

    张咏的鸡巴硬是被文洁那个挺身的动作挤出了蜜穴,带出的不知道是谁的爱
液瞬间被水冲刷乾淨。张咏急忙跟上,却发现没有毛巾了,随手拿起地上文洁的
T恤衫胡乱擦一通,还是没乾,再拿胸罩擦,好香。

    张咏闭着眼睛闻了一会儿,感慨自己的福气如此之好,隐隐想起了自己少年
时期偷邻居家晾晒着的女性内衣裤,呵呵,如今自己可以和如此极品高贵的女员
警同居!顺手拿起文洁的内裤,蒙在脸上闻一闻,香,骚,两股味道一下又激发
了张咏内心的狂野,看着内部裆部那些白渍,呵呵,肯定是给自己口交的时候下
身湿润了一些……张咏带着乱七八糟的思绪进了房间。

    文洁此时已经关了房间大灯,打开了床头暗灯,安静地靠在床头,双手交叉
胸前,白色浴巾下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也交叉放在床上,而浴巾上部是那双柔美
的肩膀还半露的酥胸。这个状态,真的如同是夫妻二人一般,张咏心怦怦乱跳,
有时候一个情调,比做爱本身更加令人馋涎欲滴。

  张咏稀裡哗啦地爬上床!一把扯掉了那条碍事的浴巾,完美的酮体,站着,
躺着,斜靠着,都散发出不同的魅力,似乎每一次都是惊喜。张咏吞了口口水:
「宝贝,能不能自己摸自己?」张咏想模彷自己平时看的日本A片的场景,想让
那美丽更加刺激。

  「要做就来!不做我睡觉了!」」文洁冷冷地说。

  张咏吃了个闭门羹,颇有些不悦,但是眼前的女员警实在是魅力难挡,张咏
赶紧过去在文洁的身边躺下,伸手搂住文洁的肩膀,从后面伸手将文洁的脸颊推
向自己方向,伸出自己那张满是烟味的大嘴,开始疯狂热吻起文洁的朱唇,另一
手反复揉捏着文洁那对水一般柔嫩的美乳。

  文洁迎合着张咏的亲吻,舌头的缠绕,口水的吞吐,侧着的脸颊令脖子又开
始酸胀,无可奈何的文洁,做了最后一次的心理斗争:张咏现在并没有以前一样
侮辱自己,也许同居对他来说也许会开始喜欢正常的性爱,自己反正已经被糟蹋
过太多次了,这个游戏已经陷入太深。做,就好好做吧,不能反抗,就享受那一
点肮髒的快乐,等自己取得了周雄的信任,已经也不再需要这个下贱的张咏,就
让他最后疯狂一次,只希望交易的日子快点到来。

  想到这,文洁放开了那个尴尬的姿势,侧过身来伸手搂住张咏,同时也解放
自己酸胀的脖子。张咏没想到这个厉害的女警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兴奋地鸡巴
直跳。

    床上,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一丑一美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尽情地亲吻着。
张咏将自己的膝盖插进了文洁的两条美腿之间,让她夹住。自己搓揉着那柔嫩酥
胸的手由于文洁的搂抱,有些不能动弹,安静地按在一个美乳上,用手指不停地
挑逗着粉嫩的乳头。

  「啧,啧」的亲吻声,两个人同时“嗯,嗯”的低吟声,简直真的像一对小
别重逢的夫妻,开始了他们美好性爱的前奏。

    张咏的膝盖,顶开了文洁的两条美腿,抽出了挑逗着文洁乳头的那只手,伸
向了文洁的下体。中指,穿过花丛,找到了入口,轻轻地进去了,这次没有障碍,
深深地进去了,张咏整根中指进入了文洁本已湿滑的蜜穴,勾起了两节指头,慢
慢地滑出,直直地进去……勾勾地滑出,伴随着上面的亲吻,文洁感到了一种没
有过的奇怪的感觉,与做爱不同,与庞世元的口交不同,和楚汉林的舔舐不同,
似乎更加深入自己的身体。中指又出去了,但是这次进入却是中指和无名指一起,
两根手指合併一下插进了文洁的蜜穴。  

  「啊!不要,唔!」太胀了,文洁刚挣脱张咏的亲吻,刚想喊出声,又被一
口吻住!这回张咏的两根手指不再进进出出,而是同时勾起快速划动着文洁阴道
上壁,「沙沙」的水声直接从下体传来。拇指也没有闲着,蘸了一点蜜穴口的爱
液,直接找到了文洁的阴蒂,同时搓揉起来。

  「啊……不要……啊……」下身酸,胀,刺激,一下子冲进了文洁的大脑,
文洁推开张咏,一手按住了张咏的嘴,一手试图去阻止那只疯狂工作的手。

    张咏试图让文洁潮吹,但是文洁没有经历过这种动作,全身异常难受,小腹
似乎要缩成一个扁气球。张咏很疯狂,下身手忙碌着,「沙沙沙,啧啧啧」的水
声不停从下体传来。

    「不要不要不要……啊……」文洁推不动那只手,也生怕有什么动作伤到自
己的蜜穴。

  「叫我老公我就停!」文洁按着张咏嘴巴的那只手明显由于快感和难受送了,
从指缝中漏出了一句让文洁难以接受的话。

    「我不!你这个……啊……」文洁感觉又受到了侮辱,想反抗,但是身体内
的那只手速度又加快了,让文洁浑身颤抖起来。

  「叫,说老公我要!快点!」

  「不要……啊……啊……」

  「说,快点!」

  「啊……老……老公!」文洁感觉自己头脑已经溷乱了,竟然喊一个罪犯老公。

  「乖,老婆,你摸摸老公下面。」张咏得逞了,兴奋地继续着他的动作。

  由于张咏刚才专心地试图让文洁潮吹,加上语言挑逗,自己的鸡巴在挺立了
太久之后有些疲软了。文洁那芊芊玉手伸向了张咏的又黑又丑的阴茎!抚摸起来,
套弄起来。

  「啊!好了没啊!」文洁有些生气,张咏并没用停止他的动作。  

    「什么好了没?叫谁呢?」张咏淫笑道。

  「啊……好了没……老公……」

  「好了没干什么???」

  「别……啊……别弄了,老公,快点干我!」文洁的最后一点尊严也已经失
去了。

  「光这样摸是不会硬的,还得……唔!」张咏话说到一半,文洁一口吻住了
张咏那张大嘴,伸出舌头开始捕捉张咏的舌头,亲吻着,吞吐着,一手不停套弄
着抚摸着张咏的阴茎。

  受宠若惊的张咏一下子硬了起来,文洁握住了那根挺立的阴茎,快速得套弄
着,张咏感觉自己快要被文洁搞射了。

  「来!!老婆!躺好!」张咏抽出了文洁下体的手指。文洁感觉到了一个极
大的解脱,已经顾不得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和姿态,迅速得躺平身体,分开了两条
玉腿,将自己那已经溢出液体的蜜穴对着那个自己原本极其厌恶鄙视的罪犯。

  张咏爬到了文洁身体上,一手扶住那根肿胀的鸡巴,找到了文洁的蜜穴口,
屁股一挺!「滋」的一声插再次插进了文洁的蜜穴。

  文洁一下子感受了那种熟悉得充实感,而不是酸胀,甚至与有些温暖,有些
渴望这一刻。不由自主得搂住了张咏的背部,从没感受过这么温柔的张咏也搂住
了文洁,又把那圆滚滚的酥胸挤成了饼状,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张咏开始了他的
挺进和抽插。

  「哦……嗯……哦……啊……」文洁不再做任何抗拒,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大
脑放空,平静得接受着张咏的性交。

    张咏「呼……呼……」地忙碌着,想去吻文洁的朱唇,却无奈自己太矮,在
下体接通的情况下只能够着文洁的下巴。

  抽插持续着,「嗯……嗯……」文洁呻吟着,那呻吟声从抗拒,到接受,到
刺激,到享受,到最后甚至有些撒娇得气息。「嗯……嗯……啊……」接受了张
咏5分多钟的抽插,文洁似乎高潮来到了,而张咏的兴致还很长。

  「啊……啊……」文洁全力突然全力抱紧了张咏,张咏明白她的高潮到了,
脸上已经充满了红晕。

  「叫我!!呼……叫……呼……舒不舒服……呼……」张咏气喘吁吁得喊出
了几个字。

  「老公……啊……老公……哦,舒服……嗯……文洁不顾一切地抱紧张咏,
喊出了自己最不齿的几个字。

  张咏被文洁这样一喊,一下也把持不住自己,也疯狂抱紧文洁,下身用力一
个挺进,两个挺进。「啊……啊……射了!啊……哦……」张咏低沉地嚷道。

  「啊……老公……啊……」文洁这时候几乎歇斯底里了。

    张咏的阴茎插到了文洁蜜穴的最深处!顶住了子宫口!一下,两下!三下!
射出了自己滚烫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