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
级别: 荣誉嘉宾
UID: 655130
精华: 0
发帖: 29485
威望: 23735 点
金钱: 110697 RMB
贡献值: 2305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7
最后登录: 2020-08-12
0楼  发表于: 2020-08-02 16:37

淫妻慾的开始

 我尝试用编年体型式,将我们夫妻间的肉慾事件按时间次序一一道来,诸君也可以见到心理历程的变化一切都是由性幻想开始。

    我的老婆小贞并不算得是个超级美女,但却绝对是一个肉慾型的女人,眉梢眼角骚骚的。而我发现每次小贞和别的男人谈话时,即使有我在场,都会带点浪劲,有时甚至有点打情骂俏的味儿,而令到那些男人看着小贞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异样。当然我并不介意;日常生也确实太过单调乏味,如此还感到有点剌激,所以小贞也毫无收俭之意。

    有次小贞突然告诉我,外面那些男人,包括她的同事、客户,和朋友,常常在言语间对她的挑逗,甚至毛手毛脚佔便宜,看来是想弄她上床。

    「你那么风骚,又怎怪得人家呢?」我澹澹的回应。

    「你不介意老婆被人摸,被人揩油吗?」

    「我就是喜欢你这股骚劲,才觉得剌激哩。」说实话我的确很享受她在外面的风情万种,有点吃味,但又令我感到非常兴奋。

    「那我以后就来者不拒,给很多绿帽你戴你不要生气。」老婆骚骚地说。

    「有本事你就给吧。就怕没人肯操你。」

    但到了当晚在当晚我们造爱时,她突然变得比平时更加兴奋。我知道她一定是听了我日间那一番话,现在正幻想和别的男人造爰。

    「你现在幻想是和谁在造爱?」

    「不告诉你。」

    「我一定要你说。」

    「很多人都想弄我哩。」

    「都有些谁呢?」

    「我说出来怕你不高兴。」

    「我不会不高兴,但你不说我现在就不操你。」

    小贞被迫陆续的说了几个男同事、男性朋友,和客户的名字,大多数我都认识的,只是不太熟。

    「你怎知道他们想弄你呢?」

    「女性的直觉是很准确的,况且有时他们的表示也很露骨的。」

    「那你有没有和他们弄过呢?」

    「还未有……怕你不高兴。」老婆一时说漏了口,原来她不是不想的。

    听到后我突然感到很兴奋:「那你现在就当我是他们吧。来吧!快和他们弄吧!呵……」

    「你……真……的不介意吗?」

    「真的不介意……还觉得特别刺激呢!」

    「那我就和他做。做得我的穴很舒服呀……呵……你喜欢戴绿帽,我就给你戴很多很多的绿帽……呀……日……后……可不能恼我呀……呀!」

    老婆竟然比平时更加兴奋,简直疯狂了一样,高潮也来得更加厉害。而我知道了老婆是个如此淫荡的女人,正想着别的男人,竟然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男人难道真的有隐藏性的另类偏好?

    事后我们都很满足地搂着对方,细细回味刚才那一战。

    「你刚才幻想的是谁?」

    「是东尼,因为他一直都最想弄我。」

    「是我做得你不够好吗?」我有点儿酸酸的。

    「不是,但总想试试别的男人会更加刺激些……你不是说好不会介意吗?」

    「我不介意的。管他呢,不论偷情养汉,能带来刺激快乐就是好事。我自己也有享受嘛。」我是一个很开放的人,这倒是我的真心话。

    「如果我日后真的付诸实行呢?」

    「我会更加开心,更加爱你这个淫妻。但你会否不再爱我呢?」

    「你那么大方,那么纵容我,我也只会更加爱你的。」

    人生在世能够享受到有一个如此够味道的妻子,我真有点幸福的感觉。

    下次再将一些真正行动告诉大家。

  ===================================

  淫妻慾的开始(2)心路历程的开始

    有文友很想我多写一点心理的描绘,我觉得该文友是问对了题了,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自己初时也不明白,人都是自私的,人家搞了自己我老婆,照说应该是奇耻大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是,为什么会有男人心甘情愿送自己老婆给别人享用,更且甘之如饴、大呼过瘾呢?

    我年轻时也认为绿帽是绝不能戴的,但在稍长时又发现很多事情都不是我所能理解的,例如有些男人,都很喜欢要自己的女人穿得异常暴露性感,在公共场所被其他男人色迷迷的欣赏,而更加乐在其中?上流社会的舞会,淑女们都坦胸露背的、和其他男人拥抱跳舞,其男伴反而很享受地在一旁观赏?这不是吃大亏吗?为什么要自己的女人穿比坚尼泳衣,还要越少布越好呢?为什么会有换妻活动呢?要享受其女人,可以召妓呀,犯不着赔上自己女人给别人呀?

    在一次亲身体验中,我终于找到答桉了。

    我曾经说过,我老婆虽不是个美人,但却绝对是个肉慾型的女人,她的两条腿虽称不上什么美腿,但却肥肥白白,非常肉感,是男人很想摸的那种。

    有次我和她一起去市场买菜,由于天气很热,她竟穿了一条很短很短的、日常只会在家里穿的剪短牛仔裤,露出她整条肥美的大腿;脚上穿了一双很幼小带子的露脚趾凉鞋,露出她白白美美、非常性感的脚背和脚趾;上身穿了一件吊带小背心,由于很多女性都是如穿着,而我们又赶时间,就没有反对她了,心裡也觉得老婆今天很性感,惹得我心思思很想弄她一弄。

    在市场中,我发现很多摊贩男人和路人都紧盯着我老婆的腿和脚来看,色眯眯的。我当时绝对感应他们眼光背后的思维,一定是边看边幻想在抚摸我老婆淫荡的大腿、玩弄她的美足,可能还想像我老婆一定是一个非常淫荡的女人,才肯穿得如此肉感,在大街小巷任由野男人观赏。他们可能还想像我老婆一定很容易勾搭上,在床上一定很够味了,我当时的反应很奇怪,我一点也没有感到愤怒。虽有一点酸味,但却更加感到刺激和兴奋,我的老二竟然有点痒痒的感觉,心裡有点意乱情迷,有那么多的男人欣赏我老婆的肉腿,在思想上淫慾着我老婆,而这个老婆是我所拥有的,只有我可以什么时候玩弄,怎么样玩弄都可以,而你们就只能够瞧着乾着急!

    我的自豪感一下就来了,也更为我的老婆的肉体感到骄傲,我决心以后不但不会阻止我老婆暴露,更会鼓励她,甚至自己掏腰包买些暴露而得体的衣服给她在外面穿着,多让人看看。

    当晚我忍不住要和老先婆亲热,整个过程我的脑海都是我老婆肥美大腿的影子,和那些野男人淫秽的眼神。我不停地爱抚老婆的肉腿和脚趾,心理上竟然禁不住幻想成是那些野男人的手在摸的老婆的大腿、在弄我的老婆,我的兴奋程度绝对超越了平时,我的享受上了高峰……

    「今晚怎么了?你很久没有这么激动了。」老婆也觉察到我的不同。

    「我觉得你今天很性感呵!老婆。」我边做边回答。

    「怎么性感呢?」

    「你的肥腿很性感。」

    「是我在街上穿了那条短牛仔裤?」老婆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很多男人看你哩!」

    「我知道,就让他们看个饱,乾难受。」老婆的声音也因为兴奋而显得有点震颤:「穿得出去就不怕人看呵!我也很兴奋被人家看呵!」

    看来老婆是故意这样穿着,也很享受那些注意,女人都喜欢被人欣赏的。

    「看来他们还想……摸你的大腿,玩你的脚趾呢?」我不知怎地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就让他们摸个够、玩个够……被他们舔个够……」老婆在兴奋下也竟然在老公面前说出了平时绝不会说的话,也令到我非常剌激。

    「如果他们要弄你呢?舔你的屄呢?」越说越大胆,越不像话。

    「任由他们弄,舔个饱,谁插都可以……呵……」

    看来似乎女人都有性滥交的潜意识,只不过平日被道德礼教所压抑着,如今因为自己的肉体吸引了别的男人的天生炫耀倾向下,又在老公的鼓励下显现出来了。女人也是人,男人想滥交,女人想也不稀奇,我是一个平等的人。

    「你真的……肯让……别的男人……弄你吗?」我颤着声问。

    「你会喜欢的,因为我知道你今天也很享受、很兴奋……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很大方呵。老公,你真的想我被其他男人弄吗?」

    「想,很想呵……老婆你真好……真淫荡呵……」

    我们两个都在极度亢奋下达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高潮。

    事后我作了个总结和详细分析,男人女人都是喜欢炫耀的,就像你买了套新衣服、新手錶,都想穿戴出去给别人瞧瞧。性爱也是一样,有个肉感的淫老婆,自己享受到极乐,也想让别人知道羡慕一下自己幸福的拥有。

    炫耀就够了,但为什还要送老婆给人家享用呢?这纯粹是雄性动物捻酸的天性,看见自己的性感淫妻,被其他男人恣意地弄着,再不是百分百忠于自己的拥有物所兴起一种拥有权被外来者侵犯的感觉,这酸意会转化成一种刺激感,就等于有些男人戴了绿帽子后要打要杀的闹着,其潜在感觉也可能是刺激兴奋的,只不过他震惊于自己竟有如此的反应而用愤怒去掩盖吧,多么不肯面对自己真感觉的男人呵!

    男人都梦想床上有个至淫荡的妻子才是至高的享受,当你刺激地发现自己的老婆的真面目,竟然是那么的人尽可夫的、竟肯任由老公以外的男人狎弄,这个老婆真正是淫荡和开放了,一方面为自己真的拥有如此淫妇中的极品尢物庆幸,另一方面目睹老婆和别的男人性交的那种浪态,更有过于和自己(老婆更感刺激嘛!),在得到视觉的享受之馀,更让那些野男人艳羡一下。

    一切的享受,都是你要肯放开怀抱才能够得到的,正如我前文所言,「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人的一得一失都是有定数的总和,捨不得老婆又怎能到这些欢乐呢?你还看不破世情吗?

    诸位看倌如果喜欢上文的心理描绘,敬请下载收好慢慢体会,我日后不会再赘述,只会集中记述我们夫妻间如何克服心理障碍,逐步真正开放自己,付诸实行的历程。

    不过,一定要有回应呵!

  ===================================

  淫妻慾的开始(3)

    (由于第一次的事发生已久,很多细节,尢其心理状况,都一时记不清楚,初稿又写得很急,所以颇为粗糙,慢慢记忆起,另作润饰,供诸君再享。)

    上文述及老婆肥美大腿裸露后所引起的反应,在其后的一段时间,我们每次造爱时都会把注意力大部份放在老婆的美腿上,我更忍不住幻想是别的男人在淫玩着老婆的大腿和玉趾,而获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欢乐和高潮。这情形老婆是知道的,也一直配合着我的性幻想,老婆是一个很大胆开放的女人。

    但幻想始终是幻想,总觉得欠缺点什么似的,要真正实行的念头便一直缠扰着我,渐渐已经到了非要实行不可的地步。

    看来我们真要行动了,唯一的忧虑是在幻想世界中可能觉得很刺激,但一旦真的去做,又怕一时接受不了;另外也忧虑如果老婆真的被别的男人操过之后会否影响了婚姻呢?所以迟迟没有真的去做。

    有一晚我终于做了个决定。

    我们又造爱了,一如既往,我又在玩弄着老婆的肥美大腿和玉趾,幻想着是其他的男人在玩弄她,在弄得她很兴奋时,我突然停手很正经的问她:「老婆,你认为朋友中谁最想摸你的肥腿呢?」我捧着老婆的脸问她。

    「个个都想。」老婆以为又是玩性幻想。

    「那你自己最想谁摸你操你呢?」我继续引导她。

    「很多人我都想操,谁都可以操我啊!」老婆想像着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妇。

    「认真的,如果要你真的在外面勾搭男人,第一个会是谁呢?」

    「肯定会是阿东,他一直都很露骨的表示想勾引我。」阿东是老婆公司的同事(化名,不知人家想不想揭露此事,姑隐其名)。

    「他喜欢玩你的肥美腿吗?」

    「我知道他非常喜欢,每次我穿短裙子回公司,他都死盯着看,眼睛像冒出火来,淫淫的像要立即强姦我似的,他又很喜欢看我的脚,很想舔似的……」

    老婆提到了阿东,竟然有点腼腆,看来她是真的享受他们之间的暧昧,早已动了心;如果只是性幻想,又怎会腼腆呢?也好,终于现实世界里有了一个真实的对象;横竖这淫妻迟早保不全,就让他们真的玩玩还可以得到点欢乐哩!

    想到这裡,我的淫心大动,非常兴奋,更加落力爱抚挑逗着老婆,我知道女人在发淫时最容易被说服。

    「我们不要再只是性幻想了,不如你真的出去偷男人吧!就先和阿东开始好吗?你有把握真勾搭他上手吗?」我很诚恳地说。

    「阿东绝没有问题,太容易啦……咦……你不是来真的吧?」老婆发觉了我的认真。

    「为什么不呢?我是说真的,如果你肯的话,那会更加刺激呢!」我坚定地说。

    「我一直以为只是说说罢了,怎么你会来真的呢?不成吧!」老婆见我认真的样子,也意会到实现性幻想的时刻可能真要来临了,显得有点兴奋。其实我知道她是想的,只是女性的矜持,在老公面前不想显得太过雀跃。

    「我想通了,幻想了那么久,总要有个突破才有意思,我真的想你享受一下别的男人,我自己也很想刺激一下,真的!」我非常诚恳地向她游说着。

    「还是不成,如果我真的和阿东做了,你不会以为我太过淫荡吗?还会爱我吗?」老婆虽然意勳,但始终有点犹豫,毕竟我们以前从未做过这类事。

    「你知道我就是喜欢你淫荡,越淫荡就越爱你。只不过肉体上的享受而已,感情上没有影响的,除非你和阿东操完之后变了心不再爱我,才会影响我们的婚姻,你会变心吗?」我再加强了爱抚,加强了诚意。

    「这一点我肯定不会的,我还分得很清楚,其实……有次公司在大陆开会时我就几乎受不住他的诱惑而和他搞上了,我就是顾念及你才没有……所以每次幻想和阿东造爱都是特别刺激的……」说出真心话,淫水也更多了。

    「我要坦诚一点。问题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我是不会勉强你的,你想和阿东操吗?」我有点以退为进,迫她表态。

    「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想的……老实说,我有时也真想试试,偷情是什么滋味……你肯定真的想我和阿东做……吗?」老婆再试探我的诚意了。

    「绝对肯定,身体是你自己的,想通了那就去做吧!为了欢乐而已,试试好吗?要不要我发誓?」我近乎恳求地哄着她,对女人一定要诚意才能打动。

    「如果你真的要我去做,就让我考虑一下吧!唔……老公你很大方啊!」老婆已经非常意动了,我知道女人一意动就很会真的去做,事已有八、九分光了。

    「那么现在你就把我当成是阿东正在操你的淫屄,好吗?阿东在狂操你的屄啦!」我再加一把劲,阳贝大力插入了老婆的身体,出力抽插着。

    「唔……唔……老公……你……如果真的想戴……戴绿帽子,我就送给你戴囉!」老婆嗲嗲的,用手摸着我的头,想像要替我戴上绿帽一样,真来劲!

    「我要戴很多很多的绿帽子,快叫阿东操你呀,叫啊!快搂着阿东呀!」想像着一个真有其人的男人在操我老婆,竟然感到比虚拟的野男人操更加刺激。

    「噢……阿东,你来操我啊……阿东……我很想你的大鸡巴大力的操我的淫屄啊……我想了很久了……操呀……阿东……」老婆也很真实感地把我搂得紧紧的,闭上眼,淫荡地想成真是阿东在操她,又狂挺着下身迎合着,疯狂的高潮来了,淫水也真多,看来她对阿东确是有意的,也真的想试试其他的男人。

    过后几天我们相处有点怪怪的,好像她已经真的和阿东操了,但大家都没有再提那件事,不过我的眼神一直催迫鼓励着她,而我知道她也是感应到的。

    就在那个星期六的下午,我还在公司加班,突然接到老婆的电话,要我立即回家,说有个惊喜给我,我知道在压力下她终于忍不住了,不禁感到又心乱又兴奋。

    回家后看见老婆已化了个澹粧,穿上我最喜欢她穿的那条短牛仔裤,和幼带露脚趾凉鞋,露出了充满肉慾淫荡的肥美大腿和性感白滑的玉趾,上身穿了一件并不太薄的小背心,不留心看并不觉得暴露,但细看就看出她里面没有戴乳罩,两颗小奶头隐约而性感地突了出来,这就是她穿衣服的大方得体处。

    一看见我,她就急急的紧抱着我,有点娇羞,脸有点红,呼吸也有点急促。

    「要出去吗?」我意会到什么事了,声音里也有点紧张。

    「我约了人去看电影……是约了阿东,我已经想通了……老公……你自己要的……」老婆眼睛水汪汪,颤着声说,一看就知道她发情了,下体可能已经很湿呢!

    我的脑袋当场轰的一声,心有点麻乱,看着性感的老婆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如果你不想我去,我可以不去的。」老婆幽幽地说,以为我临时改变了主意。

    「不,不,我想你去,我想你好好的玩玩。但回来后,我要知道一切的细节啊!」

    「我真的可以不去的……如果你……」老婆斜睨着我,但我看穿她还是想去的。

    「不,一定要去,快去!」我很兴奋,很想事情发生,坚定地鼓励她。

    「老公,你真的准许我……?」老婆激情地紧抱着我,下身贴得我更紧。

    「快去吧!玩得开心点,乖!」我很不捨得的把她推出门去。

    「老公……我现在……要出去养汉啦……嘻……你准许的啊……」老婆姣骚又佻皮的瞄了我一眼,扭动着性感的大屁股,高高兴兴的出去了,这个老婆真可爱啊!

    可见女人都是水性杨花,也非常勇于尝试,一有机会,就真的会偷情养汉。

    以后的时间我在家裡坐立不安,脑子裡完全是老婆和阿东在戏院裡的情景,大家都是成年人,平时又打情骂俏惯了,暧暧昧昧的,现在约他看电影,又穿成那个样子,再蠢的人都会想像到是什么一回事吧!

    我当时的心情很複杂,心很乱又很兴奋,有点酸,又有点悔意,我很想打手铳。毕竟人生第一次戴绿帽子,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知道今晚还会……

    老婆偷情的情景一直在煎熬着我,不知过了多久,老婆竟然打电话回来,我真骇了一跳,以为事情有变。

    「老公……我很想你啊……」老婆的声音都是震颤的。

    「你现在哪裡,在做什么?」

    「在旅馆房间裡,和阿东在一起……他要给你绿帽子戴啦……啊……我躺在床上,他正在脱我的裤子……在玩我的大腿……在舔我的大腿……现在舔我的脚背、脚趾……舔我的屄啦……啊……我很舒服……很开心啊……还未插我已经来高潮了……」

    「你现在打电话给我方便吗?阿东……」我总觉得阿东会觉得怪怪的。

    「不怕……我已告诉了他,他还很多谢你哩……那么开放,是他要我打电话的,好让你听着他怎样……弄你的老婆,怕你一个人闷……他现在玩我的奶,吮我的奶头,很舒服啊……我也要玩阿东的鸡巴……老公我真的很刺激啊……阿东现在要操我了……他插我的屄了……插吧,阿东……啊……原来和第二个男人操是那么的刺激……比和自己老公操还要刺激……早知道……」老婆呼吸溷浊、呢着声在呻吟。

    老婆的屄,终于正式被第二个男人的鸡巴操了。

    电话一直连通着,裡面传来一阵阵男欢女爱的声音,像听活春宫一样,性交在激烈地进行着,而那个女的,竟然就是我骚浪肉感的妻子,正被另一个男人享用。我终于忍不住了,掏出了阳具,在淫声浪语和老婆间歇的描述下、在想像着老婆被人操的淫态荡相下狂打着手铳,很快就一洩如注。

    往后我们虽然也进行了很多次的行动,但第一次总是特别难忘的,现在还记得当晚老婆回家的情景,也是十分动人的:她面红红,眼睛充满了肉慾,震颤颤的拖了我上床,我们一边狂热造爱,一边兴奋地告诉我今天发生的事情:

    当阿东在戏院门口第一眼看见我老婆时,他的眼睛几乎要掉下来,来之前虽然已预料到什么回事,但绝没有想到我老婆会是那么的性感和着迹。

    怀着兴奋的心情,两个人进了戏院,老婆说她的下体早已湿透了,如果阿东这时要操她的屄,她绝对会立刻张开大腿。她在家裡时还要经过多番的思想斗争才能下定主意,真想不到偷情的滋味原来是那么的狂烈刺激。

    那场电影并没有太多人看,而他们又故意拣选四周都没有其他人的位置,所以并不担心惹起别人的注意。

    在戏院裡他们谁也没有好好的看戏,开始时只是暧昧地閒聊着,不知道如何开始这第一步。渐渐的越坐越近,终于老婆挨上了阿东的肩膀,得到我老婆的暗示,阿东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试探地把手轻放在我老婆肥美嫩滑的大腿上,我老婆当然没有反对,还迁就一下位置再贴近一点,在这露骨的鼓励下,阿东就老实不客气玩起我老婆的大腿来,由大腿玩到小腿,又由小腿摸到我老婆的美脚;我老婆这时索性把凉鞋也脱掉,让他尽情的摸玩……

    阿东的手又伸入她的小背心内,把玩她纤巧的乳房和搓捏她的奶头(老婆的乳房不算大,但形状也很美)……老婆当时感到太兴奋了,呼吸变得很急促,心头乱得发慌,全身发烫发软。当阿东隔着牛仔裤摸她的屄时,她也情不自禁地拉开阿东裤上的拉鍊,伸手进去握住了他的阳具。

    她说阿东的阳具当时很硬、很热,大小和我的差不多,但由于这是她第一次握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感觉就份外的刺激了,她有了第一次性高潮。

    终于他们忍不住了,共识地整理好衣服,手拖着手走出戏院找地方性交去。在戏院附近他们找到一间专给男女偷情的小旅馆,在等待开房间的时候,她的屄已经在期待下湿痒得很难受,心砰砰的跳,腿也有点发软。

    当阿东问她怕不怕老公知道时,她告诉他她老公是个很大方的人,绝对不会介意的,相反还是老公极力鼓励她和他这么做,所以阿东才要她打电话给我。

    真要多谢阿东,我们夫妻间的感情迈进了一大步,完全没有猜疑嫉妒,因为没有这必要。如果老婆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话,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我详情,真幸福有个如此开放的淫妻!

    而每次造爱时,我想起老婆被别的男人操屄的情景,她越淫荡、操越多的男人,我就越兴奋,我们的性爱简直到达了颠峰的完美境界。我觉得老婆越来越性感,骚骚的很够味,这真是最高度的享受,我这绿帽子戴得真是有价值和过瘾。老实说,我觉得老婆被人操,比自己操女人还要过瘾多了!

    事实上我们夫妻感情现在越来越好,淫妻更加爱我,我也更爱她、疼她、惜她和纵她;我简直爱死她啦!我们的婚姻更加巩固,绝不会离婚,这是事实。

    Ps卅忘了告诉大家,我老婆的屁股翘翘的,又肥又白,也是男人喜欢的极品。